叶穆渊

↓请点开简介查看↓

【Team Captain Forever】

hey 甜心~这里叶穆渊,称呼穆渊即可√
近期掉入杀天大坑!!
啊啊啊啊啊啊zack酷爆了我爱他!!!
ZR。DC。不逆不拆谢谢!

在这个人家都是铁人粉 二公主粉的世界里x,我依旧是个队长粉/捂心口
主产盾铁,其余锤基冬寡贱虫超蝙,全都不逆不拆【悄咪咪也有点沉迷于盾虫/小声】

盾铁盾冬双粉!!【高亮】

坚强的冷cp盾all女孩
虫铁虫巨雷,超级拒绝。
本命cp盾铁 Hail Stony!Hail Superfamily!
写的东西要么很辣鸡要么很无脑,不喜欢请自行退出。
拒绝ky 拒绝强行安利
请不要在我的文下面刷其他cp【特别是我都已经打了tag的!没打tag也就算了】
语c c龄4年,万能皮!

不知道起什么标题。

今天天气不是很好,醒后看向窗外的天是阴阴的,不见阳光。

但即使不是阳光明媚的一天也阻止不了美国队长的【帮助钢铁侠晨练计划】

在Jarvis的帮助下成功将我们还在睡梦中的伟大科学家叫醒,以今天允许吃一整盒甜甜圈为条件让他满脸不乐意的起床换衣。

阴天早晨的纽约温度有些低,湖边的凉风更是舒爽。

"Steve!!!!"

已经跑到脚软的Tony Stark接近绝望的喊着已经超过自己一圈距离自己五十几米外的Steve Rogers

"就不能....休息一下.....吗?!!"

"不行Tony!你一旦停下来再跑起来会更累的。而且我知道你一停下来就不可能再跑了。"

无奈之下Steve只能回头跑回人身边,随后抓着人手腕拉着人跑。

"你可以适当减速但不能停下来。"

正当Tony开始后悔早上不争气的自己为了一盒甜甜圈出卖了自己的肉体【bushi】,身旁的Steve突然停下了脚步。

"Steve?"

还以为对方良心发现抬头看向Steve。但在抬头的一瞬发现了面前站着的一个陌生男孩。

"Captain,Mr.Stark"

男孩很有礼貌的微微弯身子鞠了个躬,随后递出两张请帖。

"我想请你们参加我一位已故之人的葬礼可以么?他很喜欢你们。"

男孩似乎刚刚哭过,声音有些哑哑的,抬头望着他们时Steve和Tony都注意到了他有些红肿的眼眶。

" Of course,kid."

Tony与身旁人对视了一眼 ,上前搂住男孩的肩安抚似的拍了拍。

"孩子,我们会去参加的。请节哀。"

Steve微微弯腰 ,对着男孩露出一个笑容,大手覆在人脑袋上轻轻的揉了揉也算是安抚。

男孩没有继续说话,只是低头点了点头,随后又鞠了个躬礼貌性的道了个谢后 转身离开。

男孩似逃跑般速度离开,Steve和Tony甚至没问葬礼的时间。

"Hum.....请贴上有写吧?Steve你看看"

Tony用食指挠了挠脸,随后指了指对方手上的两封请帖。

"嗯,写是写了。"

Steve抬手看了看手表,对着Tony继续说道。

"十分钟后就开始了,但是....."

没有听Steve没有继续说下去,Tony疑惑的歪了歪头 。

"但是什么?"

Steve把请帖递给Tony,后者接过请帖后仔细的看着上面的内容。短暂的沉默后,缓缓开口道。

"这他妈....是请帖?"

似乎不可置信般的又将请帖翻来覆去的看了个遍,请贴上的内容十分少,少的只有两行字

第一行是邀请自己与Steve参加葬礼。第二句是葬礼时间。甚至连逝者是谁都没有写。

确认真的没有写其他内容后将请帖塞回Steve手里,有些不满的蹙眉开口。

"搞什么?请我们去参加葬礼给份这么简陋的请帖?"

Steve也十分不解,捏着请帖看了片刻, 突然想到什么掂了掂请帖后拿起在耳边晃了晃。似乎发现了什么直接将请帖撕开。

"!!Steve你疯了?!"

Tony见状离开上前打算阻止,但没有对方动作快,听到撕开的声音后刚准备骂这个金毛傻大个就看到他从请帖中拿出了什么。

"看。"

Steve对人笑了笑,将手中一张卡摇了摇。

"wow。可真有你的。"

Tony感叹了一声,用手肘撞了撞对方笑着。

"Steve?"

突然听到有人叫自己,Steve下意识回过头。有些惊讶的看着向自己走来的人。

"....well?你们怎么也在这?"

Tony顺着Steve的目光也望向一旁,抬头后注意到身周围似乎变了一个地方,面前多了一扇门,还有门口的那群队友们。

"我们还想这么问你们呢。"

Natasha挑眉看着走来的两人 ,轻笑着。

"吾友也是被邀请的?一个小男孩?"

"真巧啊,把复仇者们都请来了?"

Clint抱胸笑着,目光从用手比着身高给Steve和Tony示意的Thor身上移开,笑盈盈的望着他们身后。

"Hum.......你们都被邀请了啊。"

不远处缓步走来的Bruce似乎看到其他人也很惊讶,但不知为何竟然觉得不是很意外。

有两位保安走向他们问他们要了请帖后礼貌的弯了弯腰并指了指门内示意他们赶快进去。

刚进门就看到了放在草地上的棺材 ,以及棺材后放着的画像。

复仇者们看着画像沉默片刻,他们 不约而同的望向了手中请帖中找到的卡。

Stan lee .

没有人说话,仿佛他们和周围的空间有堵透明墙隔开,十分安静。

"Hum."

Clint打断了沉默,他开口。

"虽然没见过这个人,但我们似乎应该认识他。"



————

————

老爷子走好,你在另一个宇宙,依然是英雄


盾铁虫 (修罗场) 三人行 1

盾虫!

斯内普的小情人:

预警:盾铁虫【修罗场】。【师生】。【ooc】。目前盾虫是情侣,啧啧以后就不一定了。存在年龄差(托尼>史蒂夫>彼得),彼得刚上大学,史蒂夫服兵役回来已参加工作,托尼是大学教授,小虫离家近设定不住校。







彼得发现了一件很不妙的事。自从他去MIT上了大学,似乎就惹到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人物。


上课的第一天,这位留着小胡子的年轻教授就有意无意的一直针对他,课上提问的问题也十分刁钻,好学生彼得表示这绝对不是本堂课的内容。男孩之前完全没想过,自己到了大学后居然还要被留堂,emmm,还有罚站。


没办法,谁让对方是有钱有势又格外优秀的天才式人物,教学也只是来玩玩的,听说大半个学校都是人家的资产。彼得看着正在讲课的教授,只能默默咽下这口恶气。


男孩内心十分郁结,自己究竟是什么时候得罪这个小心眼男人的?


他们难道之前有见过面吗?





当然有见过。


只是男孩完全不记得了。


本叔叔葬礼的那天晚上,小彼得跑到酒吧里买醉。一出酒吧门就赖在路边一辆银色豪车前死活不走了,抱着车轮一边哭一边吐,托尼嫌恶的从车里下来,试图将这个酒鬼从自己的车轮前挪开,男孩回身抱住男人嗷嗷大哭,顺便将脸上的呕吐物全擦在了托尼的昂贵西装上。


他当时喊了一句什么来着?


“叔叔。”


去你妈的叔叔,我哪有这么大的侄子。当时才20多岁的男人立马黑了脸,想要甩开这个酒味牛皮糖。


“叔叔,您打我吧。都是我的错。”沉浸在痛苦中的小彼得拉起男人的手就往自己脸上狠揍了一拳,吓得托尼眉毛一跳,赶紧制止住男孩自我伤害的动作。彼得一遍遍重复类似于让男人揍他或者杀了他之类的疯话,手脚并用的抱住托尼的大腿不肯撒手。


“叔叔,别走。”


这不是牛皮糖,这是强力胶吧。托尼只能蹲下来无奈的安抚了伤心的小男孩大半夜,在男孩强烈要求自己打他两下的时候,托尼稍作用力的拍了拍他的背,彼得才终于安静了下来,嘴里嘟囔着,“您能原谅我吗?”


“原谅了原谅了。”托尼把小彼得抱上车,心想男孩也许有些受虐倾向,虽然托尼无意当谁的主,但他实在怕这个小男孩想不开去寻死,思考再三后他递给彼得一张私人名片,“如果你真的心里不好过需要发泄的话,等你清醒了打这个电话联系我。”


之后托尼把男孩带到了警局。找了彼得一晚上的家人和朋友都快急疯了。


托尼听警局的朋友说最后是一个金发男人把彼得抱走了,那个人是男孩的朋友。


当然,喝得烂醉的彼得完全不记得那天发生了什么,而且他也根本没有托尼所以为的那种受虐倾向。至于那张名片,彼得后来倒是有点印象。


不过是那晚酒吧里某个猥琐大叔放在口袋里的东西,男孩如是想着,随手将它扔进了垃圾桶。


哈?折腾了自己半宿的小混蛋,第二天连个谢谢都没有?


托尼有点不乐意了。






“彼得?”


“啊?”


“你又走神了。”托尼状作遗憾的摇了摇头,用手指了指墙角,“去,站着听课。”


彼得自觉的乖乖站了过去。噫,又是这丢脸的罚站。


果然不出意外的,作为今天的最后一堂课,热衷于压榨学生的教授下课后像往常一样没有放彼得回家,而是直接把他拎到了实验室——以补课的名义。彼得的特别待遇让女同学们羡慕坏了,以为彼得和教授有什么亲戚关系,总是围着他问这问那,彼得对此只能无奈的苦笑。


他这是在折腾我,难道你们都看不出来?


说实在的,如果托尼不这么针对自己的话,彼得很愿意跟着他学东西的。毕竟这位天才教授真的很厉害,男孩一边想着这些乱七八糟的事一边收拾着实验器材,没有注意到外面已经下开了雨。


直到彼得把这堂课下堂课下下堂课的实验内容在男人眼皮底下都成功做了一遍,托尼才满意的让他收拾东西离开。他凑到男孩耳边轻声表扬,“Good boy,干的不错。”


这孩子敢怒不敢言的样子有趣极了,男人心情很好的拿来一把雨伞递给彼得。男孩气呼呼的瞪了他几秒,扭头望了望窗外的大雨,刚认怂的准备接过去。



实验室的门被人打开了。


“这么晚了,你怎么还在这里干活?”门口那位英俊高大的金发男人抖了抖雨伞,皱眉问道。


看到史蒂夫的一瞬间,男孩眼里明显有惊喜,他偷偷做了个鬼脸,然后挤眉弄眼的瞄了眼身旁的教授。史蒂夫笑着温柔的揉了揉男孩淘气的小脑袋。


托尼依旧低头收拾着自己的东西,随意的询问道,“彼得,这位是谁?”


“史蒂夫哥哥。”


“哦,是吗?可看起来他比你大很多,像是——”托尼抬起头,冷冷的开口,“——叔叔。”


金发男人敏锐的感觉到了来自对方的敌意。尽管不知道为什么会对自己产生敌意,他还是礼貌性的向这位年轻教授伸手问好。


“您好,我是彼得的男朋友。”


托尼平静的微笑着和他握了握手,暗地里用了极大的手劲,可是对方眉毛都不带动一下的。史蒂夫不动声色的抽回被捏得有些发白的手,若有所思的望向男人。


接着他揽过彼得的肩,轻轻说道,“再见。”


托尼从楼上窗户里望下去,看着两个人共打一把雨伞的背影,心里没由来的升起一股烦躁。




  对不起,但我实在忍不了了。
  给所有私生堵车追车的人以及中国漫威分部一个大大的中指谢谢:)
  
  我,叶穆渊,原地爆炸:)
  
  请问主办方负责策划的是随手拉来的一位小学生么?请问主办方全体成员是没有脑子的么?
  
  拜托搞清楚谁是主角谁是嘉宾好么?别把漫威现场举办的跟演唱会一样好么?
  
  很希望你们别来中国了,真的。超jb心疼的知道么。
   宁愿你们别来中国也不想看到你们不开心的样子。
  
  RDJ在新加坡的时候多开心啊,笑的可好看了。在中国的时候......呵呵。
  
  他们可是我们捧在手心怕摔,含在嘴里怕化的人,你们怎么能这么对他们?
  
  我真他妈想冲上去给他们一个拥抱。可惜我做不到。
  
  (主办方,stark工业生产导弹了解一下??)
  
  我更愿意以后攒钱出国看你们,至少看到你们是开心的,而不是内心很生气却带着教养的面具强装镇定。
  
  以后如果主办方集体换了个脑子能够举行不说最好,至少尊重他们的活动的话,我保证花费积蓄去打call.但如果还是这幅狗屎样的话,抱歉,不约,不花钱,而且我去你妈🙃

漫威粉,担当不起。
至少对中国的漫威分部绝对粉不起来:)

玉汝鱼成:

漫威宣发道歉了吗

啊,还没有[手动再见]

我只是RDJ粉,喜欢荷兰弟,抖森,马克叔,锤哥,寡姐,CE,至于漫威粉……担待不起

我们捧在手心怕摔,含在嘴里怕化的人。你们怎么能这么对他们?
怎么忍心让他露出这样的表情?
教养高≠没脾气知道么?

过气少女長幺幺:

真的泪目了
我们可能没有下一个十年了

子衿风祈:

一架飞机带着漂洋过海的小可怜们来到了神秘的东方国度。

彼时的小可怜们还不知道自己的这一行会如此可怜。

他们兴致勃勃,早早的就在社交主页上分享着自己的期待以及满满的兴奋。

小可怜们的第一站首先来到了浪漫的偶像剧之国,一下飞机,饰演会变戏法的法师的小可爱双手合十,向粉丝们表达自己的喜悦之情。

可是瞬间变戏法的法师用手势辱骂他们国家的言论就被冲上了头条,法师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茫茫然看着偶像剧国民厌恶的眼神。

被迫道歉。

直到道歉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做错了什么。

他们想着可能确实是文化差异吧,他们的无心举动引起了民愤,殊不知这个“歧视”他们的手势,在他们的国度已经不能再普遍。

小可怜们怀抱着和粉丝见面的激动之情去参加了活动,饰演会翻跟头的小男孩拿到了一张不属于自己角色的水墨画,他反复确实了很久,真的不是他自己,可是主办方却接连再催促他,我们要合影了。

会翻跟头的小男孩拿着不属于自己的水墨画,茫然的对着镜头傻笑。

这个就是我,主办方都这么说了。

那我拿着吧,总不能让主办方难堪。

一张合影,小男孩笑容中依然带着不知所措。

可是这真的不是我呀。

航班飞过,小可怜们来到了唯美的二次元之都,他们玩的很开心,想着东方真好。

一个突发意外,中庭之神暂别泱泱大国之旅,临时替补了翻跟头的小男孩,小男孩乐坏了,不仅是因为从来没有去过的东方之珠,更是因为他敬佩的教父也在那里,小男孩学会了怎么用泱泱大国的社交软件,用他那本就因为阅读障碍症而比常人要困难的理解力发了一个个视频,早早就兴奋的告诉了大国的粉丝们,我要来了。

彼时人人都在因为中庭之神的临时爽约而极其不满。

大国的粉丝们早早就做好了准备,他们有的不远万里,有的排除万难,有的摈弃学业,有的辞去工作,有的耗尽心血带上自己的心意,有的通宵做好了精致的礼物,在同一天,齐聚东方之珠。

粉丝们的心意却并没有传递到小可怜们那里。

主办方,第一次狠狠打了他们的脸。

小男孩的航班被改成了VIP,粉丝们眼巴巴的等到航班所有的着陆,等到鲜花枯萎,签字本褶皱,一群人傻傻的在机场围堵,路过的小孩被妈妈教育这些都是不好好学习的脑残粉,宝宝以后长大了不要学他们。

粉丝们傻等的时候,私生饭们的脚步已经跟上了小男孩的车车。

直到官方消息放出,小男孩已抵达酒店,接机的各位请各自返回。

粉丝们被扇了一耳光,想着没有关系呀,我们是来看活动和红毯的,本来接机就是小概率的事情嘛,没有关系的。

主办方贴心的放出不要夜排的提示,粉丝们乖乖的,养精蓄锐等着第二天的活动。

一大早主办方发出通告,红毯会场名额已满,大家不要来了。

一瞬间舆论炸裂。

主办方迫于压力,想着得找个人出去堵一堵呀,选谁呢?

教父肯定惹不起,绅士先生也不是好说话的主,老好人也要劝诫半天,还不一定愿意背这个锅。

小男孩吧,他人小,好说话,也不敢拒绝什么。

于是小男孩在自己的大国社交软件上发表了声明,劝大家不要去现场看他了,傻傻的,也不知道自己言论会造成什么后果,背的这口锅会引来多少骂名。

但小可怜们等啊等,终于等到了活动的开始,但是一进场,他们懵掉了。

以为是来到了大国歌星的演唱会。

小可怜们齐刷刷看了看墙上的kv,还好是他们没错。

他们懵懵懂懂的坐下,开始了嘻嘻哈哈的访谈。

粉丝们释怀了,觉得这样也不错,哪怕只能通过屏幕,还是能看到兴致勃勃的他们。

这时主持人笑盈盈的站了起来,小可怜们也跟着站了起来,他们不懂大国的语言和习惯,以为要来什么互动,他们站在台上,乖乖的看着主持人,主持人笑呵呵的拿起了话筒。

请你们往旁边站下可以吗?

小可怜们照做了,虽然很疑惑。

音乐响起,大国歌星们闪亮登场。

出场酷炫到宛如主舞台。

小可怜们茫然的鼓着掌,看着他们又唱又跳,教父是国际一咖的教父,他恍惚明白了些什么,脸色有些发黑,但是良好的修养让他静观其变。

歌星们的表演结束了,大家一起上台合影。

教父自然理所当然的向着他本就应该的中心位走去。

一些人却礼貌又冰冷的将他拨到一边。

对不起,这个位置不是你的。

教父将要发作,小男孩却一把上前揽住了他。

绅士先生和老好人也按捺住了他的情绪。

只是教父先生再也没有露过一丝笑容。

合影背后的主kv海报上还彰显着个人的位置,笑话一样的晃悠着它的存在感。

教父一人中心直上的造型显得如此可笑。

由衷的为中庭之神没来中国而感到庆幸。

我爱我的国家,但我衷心希望你们再也不要来中国宣传。

再也不要来,承受这份远就不该承受的委屈。

为你们能来上海的行程,十分抱歉了!

今天队长持盾吗?:

无辜小蜘蛛与正义罗大盾与恶霸托尼史塔克。
可能美队需要再录一段反对霸凌的教育片给小孩子。




图源:minibuddy.tumblr

笑死我了

CreepppyCherry:

妮妮:行了行了我知道了你们Chris都是大胸
好了下一个我要继续吃我的面了
大本:你说什么我在嚼汉堡听不清

Deadpool的小迷妹~:

总想把好玩的东西都分享给你们看,又怕你们嫌我刷屏烦…比较纠结_(´_`」 ∠)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