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穆渊

↓请点开简介查看↓

【Team Captain Forever】

hey 甜心~这里叶穆渊,称呼穆渊即可√
近期掉入杀天大坑!!
啊啊啊啊啊啊zack酷爆了我爱他!!!
ZR。DC。不逆不拆谢谢!

在这个人家都是铁人粉 二公主粉的世界里x,我依旧是个队长粉/捂心口
主产盾铁,其余锤基冬寡贱虫超蝙,全都不逆不拆【悄咪咪也有点沉迷于盾虫/小声】

盾铁盾冬双粉!!【高亮】

坚强的冷cp盾all女孩
虫铁虫巨雷,超级拒绝。
本命cp盾铁 Hail Stony!Hail Superfamily!
写的东西要么很辣鸡要么很无脑,不喜欢请自行退出。
拒绝ky 拒绝强行安利
请不要在我的文下面刷其他cp【特别是我都已经打了tag的!没打tag也就算了】
语c c龄4年,万能皮!

BE三十题?(五)

吹爆这个写BE30题却很少BE的太太

改个昵称吧:

与爱无关


盾铁


      “斯塔克先生?”彼得小心翼翼的问,生怕打扰到正专心工作的科学家。
      “怎么了,彼得?”托尼回应着,没停下手上的工作。
      “斯塔克先生,罗杰斯先生他……是不是……不爱你了?”彼得依旧很小心,尽管他的问题有那么一丝敏感。
      “为什么这么问?”托尼放下手里的仪器,看向彼得。
      “他打了你,在俄罗斯!我都听说了!”彼得变得有些激动。
      “这个……与爱无关。”托尼再度进入工作状态。
      “如果他欺负你,我可以帮你揍他!你知道,我抢过他的盾牌,而他甚至没能打断我一根手指!”彼得急切的表达着“我能保护你”的意思。
      “要不是因为他知道你和我的关系而爱屋及乌,你早就被他干死了。”托尼摆出一副“我老公世界第一”的欠揍嘴脸。
      “可是斯塔克先生……”彼得还是不肯放弃。
      “你把我当爸爸的话,你应该也视他为父亲。”托尼说。
      史蒂夫猝不及防的推门而入,也不知以他的四倍听力刚才的对话被听去多少。
      彼得一阵浑身发冷。
      “两个伟大的科学家,来补充一些维生素吧!”史蒂夫端来一盘水果,笑脸相迎。
      就好像他们从未决裂过。


锤基


      有一天索尔想知道洛基真正的想法,于是他向母亲要了吐真剂。
      吐真剂被放在了布丁里藏在冰箱。于是洛基顺从本性的中招了。
      “洛基,你还好吗?”索尔问。
      “当然好,好得不能再好了。”洛基回答。
      “那我问你,你为什么答应跟我结婚?”索尔问。对于   这个,索尔一边欣喜一边好奇很久了。
      “因为爱你。”看吧,货真价实的吐真剂,仙宫出品,童叟无欺。正常的洛基绝不会说出这句话。只是……爱?
      “那样的话你总捅我是什么意思?”索尔又问。
      “因为爱你。”一样的回答。
      “你为什么侵略地球?”索尔还问。
      “因为爱你。”还是没有变化。这让索尔觉得这药似乎没有那么好用了。……也许副作用是复读机综合症?
      “洛基,你做的事有与爱无关的吗?”索尔本来的目的是想知道他这个以恶作剧之神自称的弟弟兼恋人究竟在策划着什么。
      “我说有,你信吗?”洛基清澈的绿眸盯着索尔。
      “……我信。”索尔当然信。邪神洛基的生命里不该只有爱。……或者说,不该有爱。
      “可我不信。”洛基说,“还有,下次记得别把吐真剂放在布丁里,且不论有多难吃,它对我一点儿用也没有。”
      若没有雷神索尔,邪神洛基绝不会是如今这副光景。


EC


      “查尔斯,来陪我下盘棋吧。”艾瑞克说着,一边摆好了棋盘。
      “好啊。你要戴上你的头盔吗?”查尔斯说。
      “……不。就算戴上也赢不了你不是吗。”艾瑞克挪动了一颗棋子。
      “你什么时候这么有自知之明了。”查尔斯也跟一步。
      “我很抱歉伤了你的腿。”艾瑞克又走一步。
      “啊?”查尔斯很不理解这么多年了,他为什么才想起来道歉。“这不像会对爱人说的话。”查尔斯说。
      “与爱无关。我只是为伤到一生的敌人兼友人而感到遗憾。”艾瑞克说。
      他大概中二病又犯了。查尔斯想,刚刚偷偷脑了一下,那人还真是这么想的。
      “无关?你杀那个什么沙巴努尔的时候也没见你遗憾。他可是比我厉害多了。”查尔斯挪动了一颗棋子。
      “……他又不是你。”艾瑞克走了一步棋。
      “将死。”查尔斯说,一边用士兵撞到了艾瑞克的国王。


贱虫


      “我加入复仇者了。”彼得说。
      “哥的小蜘蛛就是厉害~有空记得回来暖个床~”韦德用头蹭着彼得的后背。
      “滚!”系统提示:蜘蛛侠对死侍施展了技能:『蜘蛛过肩摔』
      连世界上最难穿越的次元壁都征服了,哪里还有什么『与爱无关』。


亚梅


      亚瑟:“梅林,我的国家需要一个继承人。”
      梅林:“哦。有人选了吗?哪国的公主?用不用我去……”
      亚瑟:“梅林,你不爱我了是不是?”
      梅林:“这跟爱有什么关系?”
      亚瑟:“因为你首先应该想到的是你生,而不是给我找个公主!”
      梅林:“可我是个男人,我不会生孩子。”
      亚瑟:“可你也是个魔法师,谁知道你会不会生孩子!”
      梅林:“亚瑟,你是个国王,你不能这么任性!”
      亚瑟:“梅林,我封你当国师,你不能为一己私利而弃      国家未来于不顾!”
      梅林:“……”
      亚瑟:“……”
      梅林:“……也不是没有可能。”


亨杰


      杰克·斯派洛醒了。而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被绑起来。
      “伟大的杰克船长属于大海,没人能因为爱他而把他绑起来,所以说,快放开我,否则你就算得到我的肉体也得不到我的灵魂!”杰克看见他的床边站着亨利·特纳。真是的,他们特纳怎么老是喜欢折腾麻雀呢?
      “把你绑起来跟爱……什么的没关系。你受伤了,记得吗?”亨利指指杰克的腹部:“现在外面风浪大,要是你摔下床就不好了。”
      “少废话,杰克船长可不是风浪能随随便便杀死的,快放开……”话音未落,黑珍珠号被浪花拍的剧烈晃动,亨利被甩到墙上,而杰克分毫未动。
      “嘶……好疼。”亨利从地上爬起来。
      “你猜怎么着?绑着就绑着吧,但是你还是得不到我的灵魂。”杰克扯了一个标志性的假笑。
      亨利不想理他。
      “记得给我带点朗姆酒过来!”杰克朝着门外喊。
      而亨利知道病人不应该喝酒。


双豹


      “留下来吧。”特查拉说。
      “给我一个理由。”埃里克作势要走。
      “……”特查拉没有理由。埃里克没有任何客观理由留下来。瓦坎达人才济济,十步芳草,多他一个无用,少他一个没差。他弑君未遂,还焚了心形草,罪大恶极。但是瓦坎达皇室亏欠于他。
      “呵。”埃里克轻笑一声:“哪怕你只说爱我也好。现在看来我必须要走了。”像爱你妹妹苏睿一样爱我就好。
      “爱……我爱!”像是突然抓到了救命稻草,瓦坎达的国王生怕晚说一秒面前的男人就会消失不见,然后为了证明自己的话确是属实,他又急急忙忙把两人的嘴唇印在一起。
      “……!!!”埃里克很震惊。原来堂兄居然有这个意思。
      “这样……就能留下了吧。”特查拉离开那人的嘴。
      “本来与这个爱无关。但……还不错。”埃里克说。


牌快


      “皮特罗,我给你变个魔术呀?”里米拿着一副扑克牌,在皮特罗面前晃呀晃呀的。
      “你最好不是因为爱我才这么做的。因为查尔斯说了,用魔术撩汉的男人特别渣。”皮特罗说,一眼也没瞧里米手里的扑克。
      “呃……不是。”那个什么查尔斯怎么教育儿子的?皮特罗现在不仅难追还难追,里米突然对这个银发少年的未来无比担忧:他要是孤独终老可怎么办呀?
      于是里米在无比尴尬中变完了他的魔术。
      “我看见你换牌了。”皮特罗说。
      里米越发担忧了。

评论

热度(1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