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铁男孩叶穆渊

↓请点开简介查看↓

【Team Captain Forever】

hey 甜心~这里叶穆渊,称呼穆渊即可√
近期掉入杀天大坑!!
啊啊啊啊啊啊zack酷爆了我爱他!!!
ZR。DC。不逆不拆谢谢!

在这个人家都是铁人粉 二公主粉的世界里x,我依旧是个队长粉/捂心口
主产盾铁,其余锤基冬寡贱虫超蝙,全都不逆不拆【悄咪咪也有点沉迷于盾虫/小声】

盾铁盾冬双粉!!【高亮】

坚强的冷cp盾all女孩
虫铁虫巨雷,超级拒绝。
本命cp盾铁 Hail Stony!Hail Superfamily!
写的东西要么很辣鸡要么很无脑,不喜欢请自行退出。
拒绝ky 拒绝强行安利
请不要在我的文下面刷其他cp【特别是我都已经打了tag的!没打tag也就算了】
语c c龄4年,万能皮!

【贱虫】嘿,住嘴,听我说(1)

吸血鬼:

涉及
小虫女装梗 双身份梗 盾铁 荷兰幼虫 微锤基


他们属于彼此,巨特么的ooc属于我


私设很多慎❗ 日常向小甜饼可能藏刀


许多superfamily的内容,文笔极渣


可接盾铁那篇《猫》链接在评论里。


在Peter出生后,美国队长真的打算把他的喜悦刻到盾牌上,但由于盾牌是由坚硬无比的艾德曼合金制成的,刻字的过程变的艰难而曲折。


但最后还是成功了,在Tony的帮助下换了个方式,用微型分子重排枪将可融合的相似材料熔铸在盾牌的背面,每一笔队长都写的小心翼翼。


“我的爱人是Tony,我们的宝贝是Peter,而我,则用这盾给你暴击。”


这可能是美国队长开的最有趣的玩笑。


但Steve并没有觉得这很好笑:“它给了我力量,让我既幸福又充满责任感。守护正义守护我爱的一切。”


复联众人在把队长调侃一番后还是被这一大把的狗粮噎的喘不过气。


而后不久,小Peter出生了,Steve和Tony也做出了搬离复仇者大厦的决定,两人隐瞒身份悄悄在郊外买了栋别墅,只有特别亲密的朋友才知晓。


他们希望给Peter一个快乐安稳的童年。


在Peter大一点的时候,他开始有记忆。印象里的Daddy和papa像所有普通人一样每天早起上班,在那之前一家人会一起吃早餐,白天梅姑妈兼任家庭教师给自己上课顺便照顾起居。Daddy和papa总是工作到很晚,他们回来自己通常已经睡了。


不过也有很多例外的时候,爹地Tony经常会赖床中午才上班,爸爸就回来和他们一起吃午饭。


无论怎样他们每周都会尽量保持家庭日,这是 Rogers家的惯例,也是Peter最喜欢的日子。一家人整天的时间都会待在一起,或者出去玩,或者窝在沙发上看最新的超级英雄动画片。


Peter最喜欢钢铁侠,而爹地也喜欢钢铁侠,爸爸更喜欢钢铁侠。


单纯年幼的Peter从来不觉得自己的爸爸们和超级英雄有什么关系。要说有与众不同地方那就是他们有那么一点帅气?


那天Peter去阁楼上找自己的泰迪熊,结果在一个箱子里看到了一些小baby的服饰,包装有些蒙尘了,但里面的衣服依然亮丽,是可爱的粉色蓝色淡紫色。Peter觉得眼前一亮,这些衣服真好看,为什么爹地不给自己穿这样的衣服了呢。梅姨爱穿朴素单调的衣服,而爸爸们总是西装革履。Peter抚摸着这些可爱精致的衣服,蕾丝和绸缎的质感带着浑然天成的雅致,以前他只在商场里见过,从未近这么距离的触摸。


在穿衣服这件事情上,Tony可没有把Peter打扮成小绅士的心思,他给Peter挑选的衣服有些是昂贵的新型材料制成的,有些是便宜但是舒适的棉料。款式很随意大多是帽衫T恤之类的,颜色红黄红蓝或者黑白灰。
上次Thor一家来拜访,他还跟Steve打趣过loki大儿子Fenris短袖衬衣背带裤和过膝袜的打扮。他觉得这太拘谨了,西装革履等成为男人之后再说吧。虽然他小时候也被Maria打扮成这样过。


Peter等到爸爸们下班,然后拿着套有可爱衣服的泰迪熊去问他们:“daddy,papa,这是我小时候穿的衣服吗?”


“当然不是,宝贝。你为什么会这么想?”


Tony看到Peter手上的衣服愣了一下,然后笑的直不起腰。 难道要让他和儿子说一开始我们大家都以为你会是是女孩子结果你又调皮的长出了小丁咚?
记得第一次产检的时候医生告诉他们肚子里的是女儿,后来第二次检查就变成了儿子,幸好当时盾牌上的Pattie(帕蒂)只刻到一个p字。而复联众人送来的小礼品里面许多女孩子用的玩意儿都被闲置在了阁楼。这就是那些衣服的由来。


“可我觉得它们很漂亮。”Peter神情落寞。


Steve见状把他抱到怀里,安慰的摸摸他的头发,问:“Peter,你有什么想法告诉我们吗?”


“我想穿这种衣服可以吗?”Peter小心翼翼的问,水汪汪的大眼睛饱含渴望。


斜躺在一旁的Tony听到这话差点从沙发上掉下来。


“让我我和你爹地商量一下好吗,明天给你答复,现在已经很晚了,回去睡觉好吗宝贝。”队长显然把这件事情认真对待了,他知道Peter性格中有很细腻的一面。


“好的,晚安papa,晚安daddy。”


“晚安。”


卧室里,Steve坐在床边眉头紧皱像是在努力思考什么,Tony在一边解领带。


“放轻松cap, Peter才三岁。这么小的孩子对性别还是挺模糊的。”


“Tony,你说我们是不是该要个女儿了,我们家的女性成员有点少。”


“不,Steve,我觉得这两者没太有关系。”Tony翻了个白眼,爱人思考了那么久得出的结论竟然是这个。Tony并不想再经历大着肚子十个月的日子,还有频繁的孕吐乏力和食欲不振。并且,万一又是儿子呢?


“我觉得我们可以满足Peter的好奇心,但是要适度。睡吧honey,明早还得去上班。”


Steve没有说话算是默认了,但是两人关灯之后可没有嘴上说的睡的那么早。


早上Tony难得的没有赖床,这让Steve很惊讶。他们在早餐的时候告诉了Peter讨论后的决定。


“乖宝宝,你在每周有一下午的时间穿你喜欢的那种衣服,就像是扮女孩儿的游戏,但是不能穿出院子。你喜欢什么款式可以让你梅姑妈给你买,好吗?”


Peter点点头。


Tony为这个英明的决定沾沾自喜,搅匀咖啡杯里的方糖喝了一大口。
这比预期要好太多,Peter也十分高兴,心满意足的喝光了杯子里的玉米汁。


Steve看着他俩失笑,父子俩表达开心的方式都这么相似。


这件事是他们家的小秘密之一。Peter很喜欢这个日子,像是每周的家庭日一样,给一成不变的生活带来新鲜和期待。


很快,我们的可爱的Peter已经七岁了。在一个阳光和煦的温暖午后,他穿着浅嫩的黄色连衣裙,白袜子和黑色软皮鞋,裙子上面点缀着雏菊。
这毫无违和感,Peter有着像Tony一样的大眼睛,鼻子挺俏,总是对着玩具喋喋不休的小嘴红润可爱。他在树荫底下的草坪铺好野餐布,和Eggette玩野餐会的游戏,阳光透过树隙投落在Peter柔顺的栗色卷发上,给他的发丝沾染上了金色的质感。
Wade“偶然”路过并且看到Peter时就是这幅场景。Peter也看到了他,毕竟他太高大了。


“你好Wade先生,你想加入我们的午餐会吗?”


Peter显然太过投入,忘记了自己的装扮。


“荣幸之至。这肯定很有趣。”Wade欣然接受了邀请。


Wade Winston Wilson是他们的邻居,当然隔着好几条街,以Wade先生的收入来说是无法真正和Rogers家比邻的。他总是会路过这里,Peter几乎每天都要和他打几遍招呼。


“我们的野餐会要自己做食物,Eggette除外。”Peter向他解释道。


他们先是一起做了蔬菜沙拉,味道还不错。


然后各做各的,Peter要做加了酸黄瓜和芝士的三明治,而Wade着手做墨西哥鸡肉卷。


“真可惜这些鸡肉是水煮的。这太不纯正了。”


“papa说油炸的食物不健康。Wade先生也要少吃炸鸡。”


“听你的babyboy。”


Peter把最后一片吐司片盖上,把三明治切成三角形状的两个。Wade也手忙脚乱的做好了他的鸡肉卷,两人互相分享了自己的食物。


野餐会的最后是以草莓布丁和水果捞结束的,这是梅姑妈提前准备好的。


Wade靠在树上打了个饱嗝,感叹道:“完美的下午茶,我做的鸡肉卷真是美味极了。我猜你一定赞同。”


“才不,三明治才是最好吃的。你的沙拉酱涂抹的都不均匀。”Peter反驳他。


Wade也猜到了这个回答,懒洋洋的笑着:“说的对,小美妞。但是你是奇怪的小孩子,奇怪的小孩子做的奇怪的三明治不会比英俊的大人的英俊墨西哥鸡肉卷好吃的……”


“这是什么理由,下次我会做出让你心甘情愿称赞的三明治的。等等…你叫我什么……?”


那一刹那Peter才反应过来自己的处境,他竟然穿着裙子和Wade玩了一下午,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裙边,由于坐姿太过随意甚至漏出了樱桃内裤的一角。秘密暴露的羞耻感席卷了他,脸顿时变得烫烫的,Wade的语气里带着戏弄,这让他有点恼羞成怒。
“我是个纯正的男孩子。”Peter发誓他今后再也不穿裙子了,噢老天,他早该这样的。
Wade眯眼享受般看着红霞漫上Peter柔软白皙的肌肤,这太可爱了,他都忍不住想用手感受那脸颊上不一样的温度。


“我会保密的baby boy,你是个穿裙子的纯正小男孩,以我所有独角兽玩具的名义发誓捍卫这个秘密至死。”


他坏心眼的想让小家伙的脸更红一些,如愿以偿的,Peter听到这句话后耳尖都蹿红了,只能气鼓鼓的跑回到屋里去。
Peter换下了让他尴尬的连衣裙,换上他最酷的衣服,但还是不好意思再走出去。


那个人真的太可恶了。他愤愤的揉着怀里的抱枕。


Wade一直坐在那里没离开,他知道Peter还会趴在窗台上偷看。他随手翻着旁边Peter留下的漫画书,依靠在树干,直到暮色四合霞光散尽。
他很享受这段时光,这让人感到宁静,有别于自己孤独的躺在屋子里的那种静谧。在这里他是一个人,又不是一个人。
星星逐渐攀上夜空,夜风吹过栅栏送来野蔷薇的芬芳气息,草丛里响起蟋蟀的叫声。一切太过于美好。


Wade和梅姑妈边聊天收边拾好野餐会的东西。临走他到Peter窗前敲了敲玻璃。Peter一早藏到桌子后面假装生气,听到声音才探出脑袋,然后不情愿的和他挥挥手告别。


“晚安,sweetheart,做个好梦。”Wade用口型和他道别并做了个鬼脸。


他俩时常争吵,但总会很快和好。


他们会争论Eggette是公是母,daddy帅气papa帅气还是wade帅气,梅姑妈的苹果派好吃还是菠萝派好吃。


wade总会和他对着干:“母的!”“当然是wade!”“烤糊了的菠萝派才好吃!”。


而Peter也不是真生气,这其实也算他们之间的游戏。


因为wade下一次的偶然路过都会为道歉而来,带一些稀奇古怪的小礼物。


为墨西哥卷饼和三明治之争的道歉礼物是一本小画册,Wade画的,很简单的简笔画,是他每次路过看到的Peter。图画大多是黑白的,只有三张彩色的,看起来被精心勾勒过。


第一张是Peter穿着白色背带裤站在院子里繁盛的紫藤萝花架下面,那是他在观察藤干上的飘飘虫。


第二张是穿着墨绿色短外套和白色纱裙,踩在梧桐树落满的小道上,手里攥着气球。旁边的秋千上放着他最喜欢的泰迪熊。


最后一张是下雪的时候,Peter穿着红色的唐装堆雪人,手和鼻子冻的通红。


画册最后署名高大帅气的Wade王子献给Peter小公主的道歉礼物,哦不,是可爱的Peter小王子。


看来Wade早就发现了他的小秘密,Peter其实没有过几次裙子,他有了自己买衣服的选择权之后发现有些男孩子的衣服也很好看。而且,被Wade发现秘密也没什么,自己也知道他很多秘密。


他把这份礼物放在糖果铁盒里,和树叶标本小铃铛独眼毛毛虫玩具一起珍藏起来。


但他没想到这会是收到的最后一份礼物。


Wade再也没有出现过,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Peter拜托梅姑妈打听过,房东说Wade已经搬走了。没有人知道他的消息。


他从他的生活里消失了。像是投入水中的石子,荡起涟漪后消失在湖底。


Peter难过了很久,但是接连不断地变故让他只能把对Wade的记忆封存在脑海里。


十岁那年一次家庭日,他被自然科学博物馆的一只受到放射性感染的蜘蛛咬伤昏迷不醒,等醒来后就发现自己在复仇者大厦里,papa变成了美国队长,Daddy变成了钢铁侠,而自己也获得了蜘蛛力量。


年幼的Peter和青年时期的Wade各自开始蜕变成另一番模样。命运的轨迹慢慢转折又交错。


悠然恬淡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


Maria是Tony的母亲。(2)就会是以死侍和蜘蛛侠的身份了。
Eggette是Tony家的宠物猫。

评论

热度(180)

  1. 盾铁男孩叶穆渊吸血鬼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