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穆渊

↓请点开简介查看↓

【Team Captain Forever】

hey 甜心~这里叶穆渊,称呼穆渊即可√
近期掉入杀天大坑!!
啊啊啊啊啊啊zack酷爆了我爱他!!!
ZR。DC。不逆不拆谢谢!

在这个人家都是铁人粉 二公主粉的世界里x,我依旧是个队长粉/捂心口
主产盾铁,其余锤基冬寡贱虫超蝙,全都不逆不拆【悄咪咪也有点沉迷于盾虫/小声】

盾铁盾冬双粉!!【高亮】

坚强的冷cp盾all女孩
虫铁虫巨雷,超级拒绝。
本命cp盾铁 Hail Stony!Hail Superfamily!
写的东西要么很辣鸡要么很无脑,不喜欢请自行退出。
拒绝ky 拒绝强行安利
请不要在我的文下面刷其他cp【特别是我都已经打了tag的!没打tag也就算了】
语c c龄4年,万能皮!

【盾铁】homeward journey

孤高の浮云:

灭霸后/一发完
意识流向严重
因为躺尸瑟瑟发抖
但还是表白愿意点进来的小天使们/鞠躬


Steve曾几何时在许多个斑驳不定的深夜把自己放任在瓦坎达一望无际的夜空之下。
超过他以往标准的的作息时间。
伴随着他以往明令禁止其他人的,早就远远超越了限度的酒瓶;伴随着就算汲取再多酒精也清明如常的大脑。


普兰融合着淡紫的暗色包裹着不计其数的繁星,他执拗的望着天,瓶柄握在手里,目光深处是不可触及的悲哀和沉重。
日复一日,有时的黑云密布,黑压压的天空闷的他喘不过气,那沉重和悲哀便更毫无顾忌的蔓延开来,单刀直入的戳进他的灵魂深处,扯动着不知名的地方不停叫嚣,几乎成了他夜夜入睡的梦魇。
而每当他懊恼的眨着眼想拷问那团模糊不清的情绪时,却都在最终无一例外的融合成一双能化开阴霾的浸染着星光的蜜色眼睛。
他眼睛里的光逐渐湮灭,他叹着气苦笑。
那是他所熟悉想念的,无法伸出手触及的,末了只能变作一片空荡的虚无的——温暖的眼睛。


他喘着气站在满目疮痍的废墟上,头顶依旧是夜空,他身旁的Sam和Natasha都摇摇晃晃的靠着墙。Sam的机械翅膀已经遍布划痕和烧焦的痕迹,凌厉优雅的女特工白金色的耀眼发丝上也早就布满灰尘,夹杂着凝固的血液。
“结束了,Steve。”Natasha看着紧抿着唇的男人嘶哑着开口,她抬起已经没什么力气的胳膊搭在他肩上,嘴角划过一个几近释然的轻微弧度。
“但有些事才开始。”


Steve闻言终于侧过头看着她,Natasha平静的眼神让他不知所言,嘴唇动了动却始终什么都没说出口,他再次抬头望向天空,眼睛里流进的星光窸窸窣窣的颤动着,他们所站的脚下,结束战斗的地方,离那个纽约不远,离他无数次在梦境中呼吸到的空气、漫步过的街道、想念过的人,都不太远。
他迟钝的抬起手,从自己的头发里掬出一把沙石,带出零星的结痂的血迹,他深吸一口气,轻轻把手覆在Natasha的手背上,他的眼睛眨了眨,在他狼狈的脸上反而显得熠熠生辉,蓝蓝的仿佛马上就能折射出剔透的光亮:“你说的都对,Nat。”


“很好料中。”Natasha回应式的笑的更明丽,拍了拍Steve的肩膀,她收回手,目光流向远处。
Steve顺随着她的目光,微微的扬起头也朝那个方向看去,他的眼睛蓦地睁大,他的眸光在那个瞬间变得温软,他盯着那个方向,不知多久,好似目光已经能把人拆穿入腹般,他终是犹豫的、虔诚的踏出了第一步,开始缓慢的走过去。


原是动起来才能感受到劫后余生的脱节和无力,无数细碎的伤口扯动着他的神经,他的小腿颤抖着,大脑也有些微的混乱发蒙,他觉得他早就需要休息了,即便血清也无法缓解这些来自四肢百骸的叫嚣的疼痛,但他迈出的每一步仍旧艰难且坚定,假使宇宙再度陷入毁灭的危机都无法把他拉回。他努力的走向前方,在他的朝圣路上,努力的走向他应有的余生


Bucky端着枪朝站在后方的两人走过来,他鬓边的发丝也早就一绺一绺的贴在面颊边,他的表情冷然却释怀,绿色的眼睛里有着不易察觉的温和,看着远处的Steve轻声开口:“他该去那。”
Sam看了看表情轻松起来的Natasha,看了看向他微笑的Bucky,叹了口气也跟着轻笑:“他在走向他的归途。”


“嗯,他一个人的。”
Natasha的目光未曾移动,持着平行线停滞着,看着Steve,看着相隔甚远的地方那个金红色的只能勉强看清轮廓的身影。


Steve的呼吸早就混乱不堪,血液里的渴望和兴奋不断撕扯着他,愧疚和自责不断折磨着他,他慌不择路的被废墟和乱石绊了好几个趔趄,埋于疲惫躯体下的灵魂却始终驱使着他一路向前。
前方等待的是他经久不散的想念,缠绕生命的欲火,尚能慰藉的美梦,惴惴不安的小心又浓烈的爱情。


Steve试想过他们的再次相遇。
也许在某个遥远的繁华的城市,他会小心翼翼的行走在人流中,却在猝不及防时看到恰巧同时出现在那的他。
也许在神盾局,在某种协议终究达成后,他们会回到最初互不相识的关系,从此相互敬重却再无牵连。
也许在多年后,Iron Man和Captain America的故事都埋没于时代的荒流中,步入暮年的他和垂垂老矣的他终于能够冰释前嫌坐在一起,数着日光一同等待他们的终末。


而却没有一种像现在这样,让他既喜悦又害怕,他们再次的并肩作战,其时间间隔不久,远胜于他的七十年沉睡,不过弹指挥间。
没有一种重逢比这更顺其自然又让他宽慰忐忑。
他在距离他大概百米的地方停住脚步,他的眼神变得更加热烈而沉痛,他看着倔强的不愿意从战甲里出来的他,那细微到除了自己无人能捕捉的僵硬,远比西伯利亚更触目惊心,却未必能翻起比那更大的波澜。



Tony坚持的站在那片因为他下坠的冲击力而碎裂的地面之上,温热的血液顺着他的侧脸滑下,他站在战甲里疲惫又粗重的呼吸。
“Tony。”Banner穿着宽松的衬衫朝他走过来,托Hulk的福他几乎毫发无损,伤痕还是血,几乎都被Hulk承受了,他担忧的看着离他最近的Tony,他大概知道他受的伤有多严重。
“你需要现在就回去来个治疗。”


“嘿,别担心,我有数,伙计。”
“就,等那么一会。”Tony在战甲下用力露出个微笑,他相信他的这位挚友能体会到。


Banner不再说话,他的眼睛里自然也呈现出战斗结束的诸多复杂情绪,掺杂着思念释怀或者欣慰,他拍了拍布满划痕的战甲,终于迈动着尚算有劲的步子去找寻Natasha的身影。


Tony没有转过头,他只是缓缓的坐在一旁的石块上,他默不作声的坐着,事实上他目前确实累到没有余力去顾及其他人事了,也不想去面对那些难以言喻的事。他远远看着已经灰头土脸的Peter在看到Thor时依旧兴奋的跑去Thor和他正扶着的也险险死里逃生的Loki身边。
说实在的他很意外这次邪神没有跟从着自己的中二病从头黑化到尾。


他看着Peter语无伦次的站在两人面前不安的绞动着手指,男孩眼里的雀跃让他的嘴角也不自觉的跟着翘起一个小小的弧度,他看着Thor注视着Loki时眼眸里柔和的光,看着Loki承接那样的眼神后微微皱眉别扭的偏过头,看着两人的样子一如纽约的初次相见,纵然中庭的时间早就悄无声息的流逝。
他不得不承认,有那么几个恍若隔世的瞬间,即便是他也有点羡慕Thor和Loki。
神明的生命何其长久,他们的灵魂经久不衰的青春强盛,他们在漫长到数不清的千年里能极致疯狂的相爱,使生命的每一天都淋漓尽致。
可他却不能,待他从他的生命中回过神时,银白的发丝已经悄悄浸入他的双鬓,他的躯体和灵魂都疲惫不堪,甚至对前途的命运也充满迷茫和无措。


“这还真他妈滑稽。”Tony低垂下眼自我嘲讽,却在再度抬起头时正对上Loki玩味的眼神,看着他指尖的幽幽绿光,之后声音直接在Tony的脑海中浮现。
“你的状态差到极点了,Stark。我还以为你听懂了Bruce的话。”


“……你良心里还完好的那部分觉醒了吗,我可承受不了你突如其来的关心,要知道上次我们见面还是你强迫我在空中自由落体。”Tony语气不善的回复他,说出口后才后知后觉邪神只是用了个小魔法而他还要浪费口舌的行径简直是蠢透了。


“少来揣测我的想法,你那副半死不活的样子就算Thanos再来一次都不会对你产生兴趣。”
“而我恰巧知道缘由所在。”Tony看着Loki向他露出得意的笑容。
他刚想反驳,Loki却语不留缝的补全了后半句:“为什么不回头看看那个大兵呢?”


Tony一怔,却立刻下意识的回过头。
那个人有力却沧桑的身体和拱形的天空几乎融为一体,一帧一帧缓慢的移动着,眼前的景色朦胧不清,却在他用力的眨眼后又拼合成一块完整的光晕。
他猛的从石块上站起来,后知后觉的因为扯动伤口而龇牙咧嘴,他的眼睛瞪得大大的,在战甲里看着那人察觉到他发现他后加快步伐朝自己走来。
脚下的地面发出窸窸窣窣的踩踏声,后知后觉的他发现自己也在向他走近。
他们就在寂静如画的夜色中,在月光的清晖下,像一颗坠入世间的双子星一样向彼此靠近。


而后,他们在距离彼此大概三英尺的距离时不约而同的停下了脚步。
呼号的风从二人身边蹭过,其他人的声音都归于虚无,一切都超乎寻常的安静。
安静到Steve听到自己局促的呼吸,安静到Tony听到自己加快速度的心跳。


不知道他们就这么凝视对方了多久,最终还是Steve先缴械投降的开了口,他的声音沙哑而忐忑,他看着他的面甲,他的眼睛收敛着蕴含着既喜悦又害怕的光:“能拿下它吗?”


在片刻的停顿后,小胡子男人几乎是干脆利落的拔下了已经损耗不堪的面甲,彻底放松的头顶在因为血液的过速流失而眩晕了几秒后前所未有的清明。


Steve的眼神就像沙漠中的迷失者瞧见海市蜃楼中的绿洲那般顷刻变得贪婪,他毫不避讳的,热切凝望着Tony的眼睛,眷恋又疼惜,那双大概闪烁着不灭的耀眼星云的眼睛,他想他永远都看不够。
他抬起手小心翼翼的探在Tony的耳垂上方,停留在几绺泛白的发丝上,他的眉梢因为那凝固在脸颊边的血液和处处可见的淤青狠狠皱起,他整个人都陷入更深邃的沉寂中。
“你该马上去治疗,我相信你了解自己的身体状况,Tony……”


“你就要说这些,Captain?”Tony僵硬着语气打断他,他努力使自己看上去足够有精力,就像过去他们每次不必发生最后却又剑跋扈张的争吵一样。
“你以为自己好到哪去吗?不仅没让我看到你留着大胡子,哦我可失望了,还像个刚从死人堆里被刨出来的——乱七八糟的炮灰士兵一样,这看起来可真棒,Rogers。”
“……而且我真意外,你总算没忘了来纽约的路怎么走。”Tony勉强着自己假模假样的勾起嘴角,他借此掩盖自己已经开始发酸的眼眶,他紧紧握着拳,其实再清楚不过若再不转身离开先拜下风的人会是他。


Steve的手在听到男人的话后微微颤动起来,他的眼睛裹上一层痛色,他唇线紧抿,指尖却更坚定的托住Tony微卷的发丝,他声音的不安由嗓底发散,他向前挪动一步把二人的距离缩短到将近一英尺,后者因此无法移开视线,近乎错愕的看着他。
“我想你,Tony。”
“我想和你一起回去。”


独一无二的超级天才用了好半天才模模糊糊的消化了这句话。
他的眼睛睁得更大,带着几分不明所以的笑意,这让他整张脸都显得逞强起来:“怎么,想和大家伙叙叙旧然后再潇洒的转身而去吗,那还真酷……”


“去他的叙旧吧,就……”话出口才察觉不妥的正义标杆停顿了一下,看着呆愣的Tony,语气就着温软的目光染上暖意和渴求:“他需要点时间,来挽回他早就想全心交付的人。”
“不管以后会发生什么,他都不会再离家出走了。”


如果本来Tony还准备了一肚子腹稿,那离家出走这个词足够让那些全部消散,足够让他再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因为前者只是个暂时离开了“家”的混蛋,他咬牙切齿的看着那个冲他微笑的像是璀璨的日光的男人,身心几乎都被这个笑容吞没。


他复杂的看着根本无法掩饰紧张的,脱离了Captain America仅剩下的Steve Rogers。像是什么突然在心底平和了,Tony微微闭了闭眼,再睁开已然成了恬然的蜜海。
他在前者的紧张中不由自主的大大弯起嘴角,攥住放在他鬓边的手紧紧握住。


“……那个人可没在新基地里准备你的房间,你得自己想办法。”


“至少在你正式回家前,我可不原谅你,绝不。”
语毕的Tony不管Steve眼里骤然而生的狂喜,稳了稳步伐故作离开的转过身。


下一刻他就连同战甲一同被圈进那个熟悉的臂弯里。
“如你所愿,Iron Man。”


End.


还是放几发彩蛋/
01
“Loki,Steve自从回来就一直睡在基地大厅的沙发上,我是说他还是没有房间住。”Bucky有点担心的咬着李子看着悠然自得吃着布丁的邪神。


“那只是个表象,我亲爱的Winter soldier。”
“你没发现Stark最近天天都是扶着腰来餐桌吃早餐的吗?”


02.
“Tony,我回家了。”


“哦那很好,甜心。”


“Tony,我回家了。”


“好的,我知道了。”


“Tony,我回家了。”


“Steve,你管从厕所进出的这个过程叫回家?”


03.
还好,他们都回家了。

评论

热度(94)

  1. 叶穆渊孤高の浮云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