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铁男孩叶穆渊

↓请点开简介查看↓

【Team Captain Forever】

hey 甜心~这里叶穆渊,称呼穆渊即可√
近期掉入杀天大坑!!
啊啊啊啊啊啊zack酷爆了我爱他!!!
ZR。DC。不逆不拆谢谢!

在这个人家都是铁人粉 二公主粉的世界里x,我依旧是个队长粉/捂心口
主产盾铁,其余锤基冬寡贱虫超蝙,全都不逆不拆【悄咪咪也有点沉迷于盾虫/小声】

盾铁盾冬双粉!!【高亮】

坚强的冷cp盾all女孩
虫铁虫巨雷,超级拒绝。
本命cp盾铁 Hail Stony!Hail Superfamily!
写的东西要么很辣鸡要么很无脑,不喜欢请自行退出。
拒绝ky 拒绝强行安利
请不要在我的文下面刷其他cp【特别是我都已经打了tag的!没打tag也就算了】
语c c龄4年,万能皮!

【盾铁】婚礼(一发完)

怀光:

正文前说一下设定
一场与外星人的战争里,史蒂夫伤到了脑子,淤血压到了脑子里的记忆区,也就是说他会失忆,托尼在扫描出结果后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
他把史蒂夫悄悄转移到了另外一个普通的医院,然后伪造了他的死亡,为史蒂夫重新做了一个新的身份。
因为史蒂夫曾经对他说过,他如果能做一个普通人,生活在这不再需要他这样的老兵的21世纪,一定会很幸福。
于是史蒂夫再次醒来,拿到了托尼为他伪造的身份证和钥匙,住进了托尼为他准备的房子里,包括画廊,工作,所有所有的一切,都是托尼在背后为他准备好了的。
史蒂夫就这样作为一个失忆的普通人顺风顺水地生活着,而托尼一边隐瞒他的行踪一边为他悄无声息的准备一个又一个的惊喜,史蒂夫一直以为自己特别幸运,心想事成,其实是托尼在背后事无巨细地为他准备着。

好了,设定说到这里。
笔力不足,ooc预警
看完了也…也别打我!

———————————正文————————

史蒂夫一直觉得自己是一位特别幸运的人。

他对着镜子最后一次仔细打理了自己额前的灿金碎发,并仔细将胸前的白花调整了一下角度——好让它看起来稍微精神一点儿。
虽然史蒂夫从几年前遭遇的那场事故开始,一直没能找回自己失去的前几十年的记忆,但是生活好像格外眷顾他,他简直可以称为行走的幸运体。
所以,以前的记忆就算找不回来,史蒂夫也从来不会强求。

史蒂夫扭头看了眼窗外大片的绿茵草地,露出一个轻快的微笑。
这几年里,他心想事成,顺风顺水,更是遇到了现在的伴侣。

虽然谈不上有多浓情蜜意,但安东尼娅是个好女孩儿。
最重要的是,她也同样想要一个家,他们甚至约定好了婚后再养一条狗。

“史蒂夫?”一位修女敲敲门,探进半个身子,“你准备好了吗?我们应该出发了。”
史蒂夫立刻转过身,脸上挂着温和的笑意大步向他走去。

就连今天结婚的场地,也是偶然得来的。
史蒂夫在选择婚礼场地的时候,考虑了种种条件——包括他不算多的积蓄。
但是就在史蒂夫准备把场地定在城郊的一间小教堂,甚至已经打电话过去联系的时候,突然收到了一封信。
这封信来自一间私人教堂,它保养得当,落座于市中心,租赁金额高到让人咂舌。至少史蒂夫将它第一个剔除了选择行列。

信上说,为了回馈广大市民,他们将免费抽取一位幸运儿免费租用这间教堂。

而显然,史蒂夫就是这位幸运儿。

在几次三番的犹豫后,史蒂夫还是揣着那封信找上门去了。
事情出奇的顺利,他掏出那封信后,很快有修女满面笑容地将他引到了神父面前。
史蒂夫就这样,在他们过于热情的招呼下确定了举办婚礼的时间。直到他走出教堂大门,还有些没有反应过来。

他们的态度好像有些过于…热情?
史蒂夫犹豫着捏了捏信封的边角,最终还是选择不去思考,而是赶紧回去告诉安东尼娅这个好消息。
不过说真的,还好这封信是纸质版的。毕竟史蒂夫是一个每天会打开信箱,却十天半个月都不会打开手机信箱的人——他好像对这些电子产品有些不太感冒,又好像是已经习惯了更为便利的…比如问一问就有人告诉他有没有收到新邮件之类的。
当然这是不可能的。
史蒂夫在心里笑了笑。毕竟手机又不会自己说话。

于是婚礼场地就这样阴差阳错地定在了这间堪称宏伟的教堂里。

直到史蒂夫站在了神父面前,他的脑海中开始不受控制的回忆失去记忆后的这短短几年。
从他一身伤地在医院里醒过来,到机缘巧合之下获得了一份薪水丰厚待遇优渥的工作,再到和现在的妻子相遇,一切美好的就像是一个梦。

教堂的大门再次被打开了,安东尼娅挽着父亲的臂弯,披着长长的头纱,脸上挂着甜蜜的微笑向他走来。
史蒂夫觉得自己应该是幻想过很多次这样的场景。
但是他的潜意识里却认为,好像不太对。
走进来的人应该是孤身一人,应该穿着妥帖挺括的西装,应该…

我在想什么。
史蒂夫猛然醒悟过来,而安东尼娅已经走到了他的面前,隔着洁白的面纱羞怯而温柔地瞥他一眼,然后垂下头。
来不及为自己刚才莫名其妙的走神而感到懊恼,史蒂夫接过她的手,两人站在了牧师面前。

“新郎,你是否愿意娶新娘为妻?”牧师温和的问。
“…”史蒂夫张了张嘴,却下意识的有些迟疑。好像他说了那句愿意,就会有什么再也无法挽回了似的。
不过还好,史蒂夫重新压下那一瞬间的微妙情绪,稳住了心神。
“是的,我愿意。”

“新娘,你是否愿意嫁给新郎?”牧师没有在意他那一会儿的停顿,转头再去询问安东尼娅。
“是的,我愿意。”安东尼娅的声音十分甜蜜。

“我以圣灵、圣父、圣子的名义宣布:新郎新娘在这一刻结为夫妻。”牧师说,“现在,新郎可以亲吻新娘了。”

于是史蒂夫转过身,掀开安东尼娅的面纱,在她唇上落下一个轻飘飘的吻。
在一片欢呼声中,史蒂夫的余光瞟到了前排的一个不起眼的位置,坐着一个陌生的西装革履的小胡子男人。
来不及细看,他就得牵着安东尼娅退场了。

等这对新人换上一套较为轻便的衣服重新出现在教堂前的草坪上的时候,几乎所有人都围了上来。
安东尼娅很快被她的亲人朋友笑闹着拥到一边拍照去了,史蒂夫身边倒是没有什么人。他是个不擅长交际的人,几年下来也没有认识多少个人。
因此史蒂夫一眼就看到了独自一人站在人群边沿的那个小胡子男人。

他的鼻梁上架着一副茶色金边墨镜,身着考究的白色西装,头发整理得一丝不苟。
史蒂夫甚至觉得,比起参加一场婚礼来说,他打扮的更像是这场婚礼的主人公之一。
而他的手上端着杯浅金色的起泡酒,捏着杯柄轻轻摇晃,却并不喝,而是远远地与史蒂夫对视。

史蒂夫犹豫了一会儿,还是走上前去。
这可真有意思。史蒂夫在心里想。我们的邀请名单上并没有这号人,他又是怎么进来的?而我也不是个愿意主动和别人搭话的人,为什么会下意识走过去?

还没等史蒂夫把自己纷杂的心绪整理清楚,他已经来到了这个男人面前。
他这才发现对方的个子并不高,甚至要微微仰起头才能和他对视上。但他只是简单的站在这里,手里端着并没有入口过的起泡酒,就好像站在发布会上一样耀眼,贵气逼人。

“呃…你好。”史蒂夫踌躇着打了招呼,“我们以前见过吗?”
…糟透了的开场白,史蒂夫。
他在心里无力的捂住了脸。

“见过。”小胡子男人藏在镜片后的双眼眨了眨,“你忘了吗?几年前,医院里。”

史蒂夫愣了两秒,随即惊愕地瞪圆了眼:“是你?天哪我没有想到…嘿你去哪儿了?我后来几乎有一周的时间整天在医院大厅里等你!”
他想起来了,他们确实见过。
史蒂夫从医院里醒来后,见到的第一个人就是这个小胡子男人。
彼时不仅他自己身上包得像个木乃伊,对方的脸上也贴了好几块纱布,手更是被绷带固定在胸前。史蒂夫忍着脑子里剧烈的疼痛,艰难地问他:“不好意思,请问你是……?”

然后他看到那个男人的脸抽动了两下,眼里的情绪极为纷杂。
“把你送到医院的好心人。”他最终慢吞吞地说,“你被建筑物崩塌的石头砸中了,我恰好路过,就把你送到了医院。”

“抱歉…”史蒂夫捂着额角痛苦的呻吟了一声,“我什么都想不起来了。不过,谢谢你。”

“还记得自己是谁吗?”那个男人沉默了一会儿,继续问道。

“……”史蒂夫试图去回忆,可他脑子里一阵又一阵的尖锐痛意叫他放弃,“抱歉,我不记得了,我…我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小胡子男人递过来一张身份证。

史蒂夫接过来看了眼,这是他的身份证,照片上的他还带着些少年的稚气。
“史蒂夫。”他慢慢的念出那个名字,“我叫史蒂夫?”
小胡子男人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站了起来,一副准备离开的样子。“我在你身上发现了这个,还有一个钱包,里面有银行卡和钥匙、门卡,现金之类的东西,密码就写在卡的背后。”他顿了顿,最后深深地看了史蒂夫一眼:“我给你垫了医药费,等你好了就回家吧。”
说完,他快步走出了这间病房。

从那之后史蒂夫再也没有见到过这个小胡子男人。
他住的是最好的贵宾病房,用的是最好的药,就连看护都是极昂贵的,而这些钱都是仅一面之缘的那个小胡子男人垫付。
每当史蒂夫试图自己去缴费时,护士都会带着亲切的微笑婉拒他:“对不起,您的所有费用都是直接从那位先生账户上划扣的。”

于是直到史蒂夫痊愈出院,他都没有出过哪怕一个硬币。所以说,那位先生,到底是哪位先生啊……
史蒂夫这样叹息着,连续一周都蹲守在医院大厅,都没能等来那个小胡子男人,反而是医院来往的护士几次三番把他当成了来闹事的,警惕的眼神紧跟着他。
于是史蒂夫只好离开了,不过他每天晨跑的时候还是会绕到这边来,然后往医院里张望一番。

他没有想到,再次见到这个小胡子男人会是在自己的婚礼上。

史蒂夫又惊又喜,轻捶了他肩头一下:“我都来不及当面对你表示感谢,还有那些医药费……天哪那可是一笔天文数字,不过我会慢慢还给你的,我…”
“不用还。”小胡子男人打断了他的话,不着痕迹地摸了摸肩头,“既然救了你就要帮到底,而且,那些钱对我来说算不上什么。”
史蒂夫有些局促地缩回手。
他这才反应过来自己下意识做出了多么亲昵的举动——就好像他这样做过无数次。

“我会还的。”史蒂夫舔舔下唇,坚定地开口,“而且还要好好谢谢你救了我。”
小胡子男人不置可否地哼了个模糊的鼻音,把目光从史蒂夫的脸上挪开,然后率先坐在了一旁的长椅上。
史蒂夫下意识的跟着坐在他身边,两个人近到大腿都几乎贴在了一起。

这可真奇妙,我今天一点都不像我。史蒂夫想。这些亲昵的举动好像是刻在我的潜意识里的,我们以前认识吗?我是说,在失忆前?可是如果我们认识,他为什么不告诉我?

“说说吧,史蒂夫。”小胡子男人没有对他们之间过分亲昵的距离表达什么,而是放松身子靠在了长椅靠背上,一副十足放松的姿态。
反倒是有人注意到了这个角落,可能是史蒂夫的同事或者朋友什么的,看到史蒂夫这个总有些游离在人群外的人竟然能和一个人凑这么近絮絮低语,惊讶的瞪圆了眼。

于是史蒂夫的思绪再一次被打断,但他没有在意这个,而是兴致勃勃地与对方分享自己的经历。
“我可能是一个特别幸运的人。”史蒂夫想了想,以这个作为开场白,“在废墟里被你捡回来还垫了医药费已经够幸运了,而我从钱包里刚掏出来房卡和钥匙就有人上来问我要不要帮助——并一路把我送到了家,说真的我都忘记那个是不是我的家了,毕竟明明摆设都让我感到熟悉,可我竟然能在自己小区里迷路,这真的很不寻常。”

小胡子男人翘了翘唇角,史蒂夫能感受到对方的视线落在自己脸上,柔和的,轻飘飘的。

于是他的心情莫名其妙地更好了一些,继续说道:“回家没有两天,我正打算出去找份工作,突然有画廊打电话过来说我的画已经被买下来了——问题是我都不记得自己是什么时候画的,又是什么时候送去画廊的,不过还好老板也没有注意到这些,所以我又有了一大笔足够生活的钱,对于失去记忆的我来说不亚于天上掉馅饼。”
“还有什么我想要的画笔刚好在打折促销,我想去看的票已经售罄的艺术展刚好多找出一张票,之类的,太多太多了。”史蒂夫腼腆的笑了一下,“就连今天,这间教堂都是我突然收到一封信说回馈市民抽选一人免费使用。这真的,非常不可思议,我甚至感觉自己像是某部成本低下的小制作影片的男主角——心想事成。”

“这样不好吗?”小胡子男人反问他。
史蒂夫注意到他的表情稍微认真了一点儿,就像咨询用户体验似的。
“当然好。”史蒂夫试图透过茶色的镜片描绘他的双眼,“这样的人生当然是幸福的,我甚至有时候觉得,如果能一直这样下去,失去记忆也不是那么可怕了。”

小胡子男人把脸拧开了,然后慢慢地抿了一口浅金色的酒液。
史蒂夫突然发现他捏着杯柄的手在微微颤抖,似乎在压抑着什么,而脸上的表情却平静如初。

“史蒂夫。”小胡子男人把酒杯放在一边,重新站起身来,整理了一下领带。
史蒂夫赶紧跟着站起来,不知所措地眨眨眼。
“你幸福吗?”小胡子男人突然莫名其妙地问了这么一句。

“当然。”史蒂夫下意识的回答。有伴侣,有带院子的屋子,有一个家,有一条狗,未来还可能会有几个孩子,这是他期盼了很久的幸福生活。

于是小胡子男人又不说话了。
他的视线在场内环顾了一圈,就好像要把这一瞬间永远记到脑子里那样缓慢而认真。
等他的目光再次落到史蒂夫脸上的时候,史蒂夫的心头突然颤动了一下。
他摘下了鼻梁上架着的墨镜。

于是史蒂夫看到了他的脸。
真奇妙,他长得——完完全全就是史蒂夫想象中的样子。
史蒂夫在刚醒来的时候与他见的那匆匆一面,由于头疼欲裂根本没有好好看清他的模样,而多年后的这次重逢,他又一直戴着这幅能挡去半张脸的墨镜。
而现在,这个小胡子男人摘下了墨镜,史蒂夫发现他长得和自己想象中的一模一样。
他确实有着高挺的鼻梁,和这样让人惊叹的双眼——在阳光下仿佛是一汪融化的蜜糖,又像是把亘古的星河凝在了焦糖色的眼底。

“我该走了,史蒂夫。”小胡子男人的眼里是让人看不懂的情绪。
史蒂夫莫名慌乱起来。“你要去哪儿?”他下意识的挽留,“不,别走,我是说……”
其实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要留下这个小胡子男人,但他的潜意识告诉他,把这个小胡子男人留下,不然会后悔的。

“不,我该走了。”他整理了一下挺括的衣襟,望向教堂大门的方向,然后再次收回目光,“你会永远幸福下去,向我保证。”
史蒂夫张了张嘴,最后只是带着几分茫然的意味郑重点头:“我保证。”

于是这个小胡子男人第一次露出了微笑。
“你会永远幸福下去的。”他用叹息一般的气音再次重复,“我保证。”

这真奇妙。
史蒂夫站在原地,看着他的背影逐渐消失在了道路尽头,犹豫着抬手摸摸心口。那里像是突然少了一块什么,空落落地透着寒风。
我应该留下他,可是我为什么应该留下他?我到底都忘记了些什么?

我忘记了……

史蒂夫张了张嘴,感觉有一个人名滑落在他的舌尖,仿佛轻巧一弹就能发出那个简单的音节。


托尼再次回到复联大厦,直直往他们的房间走去。
所有的复仇者都住在同一层,包括托尼自己,也从最顶层的私人空间搬下来,住进了他无数次在嘴上嫌弃“太小了”的集体宿舍。
他没有回到自己的房间,而是走到了旁边的那间。
门牌上刻着“史蒂夫·罗杰斯”的名字。

托尼推开了门。

如果史蒂夫在这里,他一定会惊叫出声。因为这里的一切装潢和摆设,都和他的家里一模一样,而他也会意识到这才是他真正感到熟悉的地方。
托尼就这样默默注视着空无一人的室内,就好像还会有一个男人坐在窗台上写写画画,然后在抬头与他四目相对的时候露出微笑。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托尼动了动酸涩的脚踝,把门重新轻轻合上。
“落锁吧,贾维斯。”他倚在门边,微弯的脊梁显得有些疲惫,“不会再有人回来了。”

“是的,先生。”贾维斯轻声答应了。

复仇者集结的警报响起,托尼顿了两秒,重新站直了身子,大步向电梯间走去。


这是史蒂夫婚后的第二个星期,他在溜完狗回来之后,发现餐桌上有一张被翻过了的报纸。
“今天怎么买了报纸?”他扬声问。
在厨房忙碌的安东尼娅头也不回地大声回答他:“已经是两天前的了。”

史蒂夫摸了摸鼻子,将这份两天前的报纸展开。
血红加粗的大字占据了报纸的整张封面——【钢铁侠任务中身亡!】【继美国队长战陨后的又一噩耗,失去领导者的复仇者联盟面临瓦解?】
史蒂夫愣了愣,心脏似乎跳漏了一拍。

他颤着指尖打开了报纸,然后看到了内页里的那几张小小的彩色照片。
有托尼·斯塔克所拍摄过的杂志封面,有他接受采访的截图,有钢铁侠的正面高清照,也有他被从直升机上搬下来了无生气的照片。
这些照片像是一把把锋利的大刀,狠狠地劈向他脑子里尘封的记忆。

安东尼娅端着盛满食物的盘子出来,嘴里还絮絮叨叨地说着些什么:“又有一位英雄离开了我们,说真的虽然斯塔克不着调了一些,但他确实每一次都站在最前面保护我们,真不敢想象十几年前他还是一位花花公子,我们也应该去一去他的葬——我的老天。”
她傻傻的站在原地,手里的盘子都险些砸在地上。

她的丈夫坐在桌边,攥着报纸边沿的指节发白。
他的双眼紧盯着那些照片,又像是透过了照片远远望去了别的什么地方。
有晶莹的泪水从他眼里纷杂落下,扑簌簌滚落在他的衣襟前。而他的脸上一片空茫。

史蒂夫张了张嘴,有滚烫的泪水滑进他的嘴里。
但这一切都不重要了,他的心口就像被硬生生挖去了一大块那样,剔骨抽筋般的疼,疼得叫他几乎喘不过气来。

“托尼……”
这个名字终于从他的嘴里再次吐出。

记忆如泉,喷涌而出。

评论(3)

热度(650)